對流層troposphere

對流層tropos...more
pathdot 目前位置: 首頁 > 生態教室
自然保育 / 物種保育

 

台灣的海蛇

 

 杜銘章

 



    海蛇,這個讓許多潛水人員聽到就怕、看到就逃的動物,牠們真的有這麼可怕嗎?多數人從小就被灌輸蛇類會咬人,甚至咬死人的可怕想法,又隱約知道海蛇多有劇毒,因此畏懼海蛇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在真正從事海蛇研究前,從文獻資料也知道一些澳洲的海蛇不但毒性很強,一滴約○‧○三毫升的毒液便足以使三位成人致命,攻擊性也很高,尤其在求偶交配時,一旦發現有閒雜人等在旁邊看熱鬧,便會主動攻擊,所幸海蛇的毒牙都很短,一般○‧六公分厚的潛水衣便足以保護潛水人員的安全,我於是訂做了一套全國最厚的潛水衣,其厚度是○‧七公分,這才較安心的展開我的海蛇研究。

    記得才潛水觀察海蛇不久,三月時我和蘇焉老師便在蘭嶼開元港外的礁石附近看到一對求偶中的飯島氏海蛇,雖然深恐牠們會像文獻描述的那樣過來攻擊,但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們忍不住隔著一小段距離觀察,只見雄蛇貼在雌蛇的身上,並不斷用吻部碰觸雌蛇的頸部附近,雌蛇則靜臥在十餘公尺深的水底,不久雌蛇游開,雄蛇便緊跟其後,雌蛇停下後,雄蛇又重複碰觸雌蛇的動作,如此更換五處地點,在觀察了三十一分鐘後,牠們往上游向水面換氣,這時候牠們才發現我們的存在,但出乎意料的,牠們並未游向我們,反而像是被我們嚇到,快速游離,而且兩隻蛇逃離的方向不一樣,便因此而分開了,我們則從擔心自己會成為受害者,變成破壞一樁好事的加害者。

    闊帶青斑、黑唇青斑、黃唇青斑和飯島氏海蛇是蘭嶼沿岸海域常見的四種海蛇,其中闊帶青斑海蛇的數量最為豐富,我在研究期間,記錄了四十八隻這種海蛇對潛水人員的行為反應,發現%的個體並不理會人類的存在,牠們在遇到我時,既不逃離也不游過來,只有十二隻(%)闊帶青斑海蛇主動游向我,其中四隻在我前方二至三公尺左右便停下來,吐吐信,探探頭後不久便離開了,而八隻則游向我,並接觸我的身體,牠們好像對蛙鞋特別感興趣,經常最先碰觸蛙鞋,我如果不反應,牠們總是在吐信探索我的身體後不久便離開,我如果動作大一點,牠們便會受到驚嚇,而快速收回頭部,我如果打一下牠們的頭或身體,則快速逃離是必然的結果,從沒有一隻蛇有主動攻擊的行為。曾經有一隻個體(2%)在和我初遭遇便轉頭快速逃離,我好奇的跟上去,牠愈是拚命的往前游,並因為運動太激烈而不斷的游出水面換氣。

    在經過近一年的觀察後,我發現蘭嶼常見的四種海蛇都不會像文獻描述的那樣惡形惡狀,因此決定更進一步測試牠們的反咬行為,一開始我先輕輕的握住牠們的身體,約一分鐘後再用力擠壓一分鐘,結果多數的海蛇(%)在輕握時只會試圖游開我的手,牠們經常用力擺動身體或纏繞我的手但並不反咬,一直到我重力擠壓時才有較多數的海蛇會採取反咬的行為,但牠們的反咬動作很慢,不像陸地的蛇類那麼快速,常常在經過一番掙扎無效後,才慢慢的將頭移到我的手指,連張開嘴巴也像在放慢動作,有些個體在還沒慢慢咬下去之前,我便將牠們的頭甩開,於是牠們又激烈的扭動起來,似乎忘了牠們尚未完成反擊的動作,有少數的個體(%)甚至被用力擠壓也一直堅持不反擊,顯然牠們對反擊這樣的動作並不熟練,也不是常常需要的行為。

    除了攻擊性之外,蛇毒的致命程度也是危險與否的另一項指標,而蛇毒的致命程度實際上又分為兩個要素,一個是蛇毒的單位毒性,另一個是每次咬噬的出毒量,如果單位毒性強,出毒量又高,那一旦被咬噬後,致命的機率自然高,海蛇的單位毒性多半很強,但出毒量則因種類而有很大的差異,已知闊帶青斑海蛇的出毒量多半很低,我也曾訪問到一位周姓榮民,他在蘭嶼搜捕海蛇的過程中,曾被咬過二次,一次咬在手臂,另一次在背部,他描述被咬下時就像蚊子叮一樣,隨後傷口既不腫脹也沒什麼感覺。較常和海蛇接觸的蘭嶼原住民也都認為牠們並不會傷人,此外菲律賓島上的人也常敢玩弄闊帶青斑海蛇,但對於青環海蛇則敬而遠之,後者在東南亞有許多傷人致死的實例。

    由於危險性高的海蛇在台灣沿海的數量並不多,因此並未有海蛇傷人致死的事例,反倒是人傷海蛇的事件屢有所聞,我曾數次看到海蛇淹死在流刺網上,海蛇的肺較陸蛇延長,有些種類如黑背海蛇的皮膚甚至可以負擔部分的呼吸作用,所以潛水的時間常可以在半小時以上,但牠們畢竟要出水面換氣,因此若被魚網絆住也只有淹死一途,人類在礁石地區遺棄的魚網,不但有礙觀瞻,也是不少海中動物的死亡陷阱,另外大量收購海蛇以販賣圖利且毫無管制的作法,也容易對海蛇的族群造成嚴重的傷害,菲律賓在一九七0年代,曾大量捕殺海蛇,每年出口至日本的數量總在二十萬條左右,有時一年甚至可高達四十五萬條,蘭嶼收購海蛇的情形也行之多年,捕殺多少海蛇並無可考,我研究期間標放的海蛇也曾落入商人的麻袋中,所幸近幾年蘭嶼已不再有人收購海蛇,但海蛇仍面臨棲息地破壞的嚴重考驗,為了大量捕捉美麗的珊瑚礁魚類販賣到水族館,潛水人員常不惜用氰酸鉀在礁縫內毒魚,被毒的魚類狂奔而出,輕微者經新鮮的海水浸泡後,又暫時保住了小命,但終究會死在運送的途中,或水族館和買者的魚缸裡,嚴重的會在藍色的大海中亂竄一陣後緩緩的沉下,這樣的捕殺行為不但重創礁石魚類,也傷及所有礁石生物,使珊瑚礁生態的復原更行遙遠。此外近年來全球性的珊瑚白化現象也將危及海蛇的族群,海蛇多以各式礁石魚類為食,少數種類如飯島氏海蛇則特化成以礁石魚類的卵為食,所以牠們是珊瑚礁生態系的上層消費者,由於能量金字塔的關係,上層消費者的數量遠不及下層的消費者,因此在環境破壞,物種族群遞減的時候,牠們常是最先滅絕的一群。

    海蛇由陸上的蝙蝠蛇科演化而來,牠們有許多成功適應海洋生活的演變,如側扁的尾巴,延長的肺,上移的鼻孔和可以排除過多鹽類的舌下腺,以及胎生的生殖方式,但少數的海蛇如闊帶青斑、黑唇青斑和黃唇青斑海蛇等,則仍維持卵生的方式,因此牠們在學術研究有莫大的價值。

    台灣的海蛇更有發展觀光的潛力,因為人們畏懼海蛇的心態並不容易根除,而台灣數量較多的海蛇又都是安全性很高的種類,尤其東岸的蘭嶼和綠島,不但礁石的生態環境瑰麗,海蛇又幾乎都是安全的種類,所以潛水看海蛇、餵海蛇,將會是刺激又安全的娛樂,東南亞和澳洲則因為有許多危險性高的種類混雜其間,這樣的活動便較不適宜。如何發揮我們的特長,並使保育不再只是負擔而是有利可圖,還有待我們共同去思考和創造。